地平线周刊
联系我们

       

地平线家族办公室:

       

企业网址: http://www.horizonfo.com

企业邮箱:Info@horizonfo.com

大 连:+86-411-87537376

北 京:+86-010-63607627

大连金普新区金马路156号

世元国际

       

       

       

       

 地平线周刊

SEPT. 25, 2015

 

周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华盛顿州埃弗雷特佩恩机场对波音工厂的员工发表讲话
北京 - 美国官员赞扬习近平对中国对于温室气体的排放配额所作出的承诺,以及在环境合作上取得突破。
上周五习近平在白宫发表的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若要见效,则会要求中国政府,一个习惯于重于干预和扭曲的统计数据的政府,在很多方面作出重大变革。专家表示,在控制排放中,若要打造一个可观的,能够发挥领导作用的市场机制,将需要很多年的努力,而只有这样,它才可以像其他市场一样发挥创建性的作用。
自2013,中国已经在各地,由自由派支持排放许可证和其他公司参与中,进行气候排放的试验和摸索。习近平承诺,到2017年这些最初的努力将推广到全国,这对于中国的威权领导人来说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在2017年之前将这一切都准备好将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杨富强,在能源和气候变化政策的高级顾问,在北京的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上说道。 “现在,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到底消耗了多少能源,所以你怎么能进行排放权的交易呢?”

杨先生和其他政策专家表示,习近平的目标日期将仅仅是一个全国性的交易计划的开始,其中将首先包括各个行业大公司。
习近平的目标将包括电力,钢铁,化工,建材,造纸和有色金属。但最大的交通部门现在已经离开了。
“我们将面临如何降低未涉及的排放权交易计划的那些行业和部门的排放问题”杨先生说。 “还会有不同的政策和各部门之间的协调问题。 情况很复杂。”
习近平抵达华盛顿时受到很多对于中国政府是否会认真的整改市场,减少污染或承担全球责任的怀疑。他希望通过招收和吸引资本主义的力量来减少的污染排放导致的全球变暖,而以此来回击这些批评。
所谓的总量控制与交易制度能够限制各公司产出的污染,然后让他们付出具竞争力的价格为来支付占有额配额。若公司没有用完他们的整个配额,就可以卖出剩下配额,而同时那些超过其配额的公司必须购买额外的许可。
预期的结果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诱导企业想方设法减少排放。欧盟为了作出一个10年之久的排放交易计划挣扎反复了许久,这也是强调了要设计一个平衡的系统是多么困难。
要建立一个适合中国的系统,监管机构必须制定给一个能够给与企业信心,平等,透明的买卖排放许可证的政策和交易平台。如果中国的股市能够称的上一个例子的话,很多投资者说,他们的经验说明这是一个相当糟糕的例子。

2014年北京一个充满污染的天气下的建筑工地

“有许多人在争论关于中国是否是西方国家的市场制度,”,清华大学气候政策研究院的教授在北京说。 “欧洲肯定是一个成熟的市场体系,因此,如果欧洲都不能做出一个很好排放交易体系,你怎么会认为中国会有一个成功的碳市场?”
目前,美国政府官员和许多环保团体都欢迎这个计划,作为今年十二月在巴黎举行的新的全球气候变化条约谈判。中国官员说,在此之前,他们希望到2017年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排放市场,但习近平的声明将会大大增加这一目标的分量,该官员说。
“中国启动了国家排放交易计划, 将在全球范围起到的一个主要信号作用,”弗兰克Jotzo,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中心气候经济和政策研究院的主任表示。他密切跟踪在中国事态发展。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参与对碳排放以及排放权交易,这将是对全世界的一个信号,”Jotzo教授说。 “如果成功的话,它可以促进中国建立更清洁的能源和工业系统中的主要角色的目标。”
习近平的声明建立在他去年11月做的声明之上。当时,他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大约2030年不再上升。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给出了一个上升峰值,并给出一个明确的目标。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说,现在中国的经济疲软和对重工业依赖的下降,将使碳排放量在2025年到达峰值成为可能。
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约是第二大污染国美国的两倍。这也放大了北京在气候变化上受到更多的国际压力。但习近平似乎不太可能在他较为保守的高峰日期的推算上作出让步。

专家和政策顾问表示,国家碳交易计划将对政府是一个考验。在近几个月的股市震荡中已经表明,中国政府会迅速转而反对私人投资者并颠覆政府的透明度。
自2013年,中国在七个不同的经济地区,包括北京和广东省,已作出了尝试。即允许指定企业购买和出售使用权,来燃烧化石燃料释放的二氧化碳到空气中。
最初该试验在混乱的规则中不断挣扎:公司不愿意被政府挑中来参与;监管方也没有经验来测量污染工厂,锅炉和建筑物的排放量。
如果我们已经把所有的难处都考虑到了,那这个系统可以很好地工作,但如果我们遗漏了一些方案,那么这一个系统本身不会产生多少好处,”清华 - 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王涛在北京表示。“如果我们没有管理好也会有很大风险。碳排放价格的崩溃实际上可能关闭整个市场“。
这一过程的开始将包括一些工业领域的大公司,包括钢铁,化工,建材等,通过设置配额和价格,让他们可以开始交易耗电和化石燃料的权利,王先生和其他熟悉中国的计划的研究人员说。
有迹象表明,起草中的国家计划,它可能最初包括约10,000家排放二氧化碳的公司和其他排放点,涵盖约最多四十亿公吨的排放量,在天津大学在中国北方的经济学教授说。这将是欧洲排放交易计划的大约两倍,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平台。
在中国面临的雪上加霜的挑战还包括不可靠的统计数据,腐败和只将经济增长作为荣耀的地方官员。克服这些问题将要求能源部门作出深远的改革,使排放交易能够转化并进一步促使煤炭等污染燃料的消费量减少,一些专家说。
在中国的计划中,政府将不会对二氧化碳排放的总体设上限。政府已经拒绝这一个其称之为过早而不成熟的想法。
相反,受中国政策制定者的青睐的是,系统将对某些行业的定点企业限制排放量。这些公司将通过拨款,拍卖或初始购买获得的排放配额。

“一个国家的方案是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生效的,”Jotzo教授,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称。 “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这将不会在中国的气候变化政策中扮演最大的一个因素。”



文章来源: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

本文由【地平线家族办公室】翻译整理并推荐,一切内容以原文为准。

我们在此代表地平线家族办公室及所有读者向本文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谢,版权归作者及文

章来源所有,如有侵权或异议,敬请直接通过公众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地平线家族办公室 辽ICP备13003919号-1 Copyright 2010